为体育教育确立指标,真的能使孩子们的身体更加健康吗?

  • 时间:
  • 浏览:21

  

  2007 年,为改善青少年肥胖现象,美国得克萨斯州提出 Fitness Now 计划,投入 3700 万美元用于中学体育教育。

  2019 年,中国教育部宣布 2020 年游泳正式进入全国中考,至此统一考试将包含四大类共 21 个体育项目。

  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间点,两个政府都在尝试对同一个问题——青少年健康问题——给出解决方案,但这些方案奏效了吗?2017 年联合国发布研究报告显示,全球 5 岁至 19 岁的肥胖者人数在 2016 年达到 1.24 亿,超重人数为 2.13 亿,在 2022 年,肥胖儿童的数量将超过总儿童人数的一半。青少年肥胖问题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都没能被很好的解决。

  甚至,强制性的体育课程教育会出现反作用。在 Fitness Now 方案推出后,当地学校平均收到了 10000 美元,通过增加课程、聘请专业教练和购买体育设备来改善体育课程水平。该方案要求在校学生每天必须至少参加 30 分钟的体育课程,希望通过体育教育促成改善学术成绩和端正学生行为的目的。但有研究显示,这种每日强制性的体育课无论在身体健康还是学业上都没有给孩子们带来好的影响,反而使学生的出勤率下降,违纪惩罚数量上升,平均每名学生收到的纪律处分数上升了 16%,行为不端的学生人数上升了 7%。

  研究论文作者 Analisa Packham 指出,体育教育产生反效果的原因在于,体育课这样的场合往往缺乏成年人监督,而且强制共同使用更衣室和对肥胖、运动能力不足的孩子不够友好的课程设计,使得体育课变成了一个容易滋生霸凌的环境。论文提到,强制性体育课让孩子们更不愿意上学,因为对于不喜欢上体育课的孩子来说,每日运动的指标成了一种折磨,为了回避体育课他们宁愿旷课逃学。

  除此之外,2015 年另一项针对 Fitness Now 的研究也表明这项计划基本无效。2012 年也有一项研究指出,目前大部分体育课程对男童的身体健康基本没能造成影响,对女童的影响也极微。

  也由于体育课计划没能奏效,得州政府投入的资金有相当一部分被浪费了。

  体育教育专家 Justin Cahill 对此表示,体育教育的基本理念并没有错,但近几十年来美国体育课之所以失败,应该归咎于它的应用形式。传统的体育课程意在使学生们通过体育课获得某种技能,这样的教育目的性太强,荒谬的课程设计只为了让所有孩子都学会运球或者重复跑圈,但并不是每个孩子都对这些体育技能感兴趣。在这样的课程安排下,学生难免出现内心的挣扎。良好的体育课程设计应该激发孩子们对锻炼的热情和兴趣,而不应该过分强调结果,毕竟就算是简单的散步也能起到良好的锻炼效果。

  过于宏观地制定教育指标和流于表面形式的课程必然收效甚微。卫生教育教授 Harold Kohl 认为,体育课程要产生好的效果,在课程设计上要具备多面性和完整性。在科学的体育教育中,健康的生活方式、营养学课程、父母的教育以及频繁地进行非系统性锻炼,这些事项的优先级都应该在当下这种饱受争议的体育课安排之上。

  题图来自《灌篮高手》

猜你喜欢